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番外

伪菜鸡百万粉娱乐主播攻×脸萌枪刚新人技术主播受 季航:gay我能涨粉,真的,信我 自从双排因为技术太刚,被队友误会成神仙大哥(挂)突突以后,阮绎就多了个“菜鸡”尾巴。 季·伪菜鸡·航直播间:嘘——给我留点面子,别告诉他我是他同学,你们一天不去打小报告,我就给你们开一天摄像头。 然,弹幕:有点看腻了呢hhhhhh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番外

  齐致,一个坚定地走在钢铁硬汉道路上的男子,突然被医生告知得了非常规性低潮紊乱综合征,简称:来姨妈。   每天腹痛如绞腰酸背痛,甚至想杀人。   下铺魏昀,一个坚信“大男人没有那么多毛病”的钢铁直男,每日定时定点进行直男三连给予诚挚问候——   “你多喝热水。”   “没有热水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有,就多喝两杯。”   齐致:呵呵。   痊愈后,面对一不小心也患了非常规性低潮紊乱综合征的魏昀,齐致微笑着递上了一杯热水。

谁敢磕校霸cp

自己萌的cp被自己拆了怎么办 超凶的校霸攻×傻黄甜的腐男受 唐律×姜意 一个“我以为你想睡你兄弟,结果你却想睡我”的故事

如日方升

扯我腰带,夺我初吻,从此直人走上弯路。 那一夜,傻大个直男孟省为帮好友出气,将校草拖入小巷,一顿揍。 混乱间,校草的手抓上了他的裤腰带…… 这之后,他成了校草的篮球陪练+保姆。 他把对方当朋友,对方却扑上来抢走了他的初吻,真是TM的奇耻大辱! 但此后夜夜梦见那对软绵绵的嘴唇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孟省的发小李遇,一个经常被女生甩的貌美如花的富家公子,终于吸引到一个不会甩他的人——校草的学霸好友,可惜是个带把的。

怀了豪门大佬的崽+番外

对人接触恐惧症.夏珩,二十三年只交过电动男朋友。 为躲避家族逼婚,在医院接受了捐精。 两个月后,怀孕了。初为人父心情还是很愉快的。 直到商界传奇,风华集团董事长封誉神出现在他面前。 封誉神:我是你肚里娃他爸。 夏珩蒙逼:你别赖我,我没睡过你。 封誉神:?

沉船

钟奕跟了曹文八年,是时候要离开他了…… 七年之痒,年上,师生,娱乐圈

你怎么又撩我+番外

【冷漠慢热怼人专家受X吊儿郎当满嘴骚话痞气攻】 江暮自从转学后认识了郯煜炀每天都在为自己将被传染成沙雕烦忧 第一次见面 江暮问:“高三八班在哪?” 郯煜炀答非所问:“小兄弟,我比较喜欢身娇体软易推倒的类型。” 成为室友 郯煜炀自恋:“我还以为进了采花大盗,我这朵娇花可不好采。” 江暮怼他:“你这是食人花。” 最后 郯煜炀动了动,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食人花,嗯?到底谁吃谁?” 江暮咬牙闷哼不语。

死对头撩上我搅基+番外

大概是两个直男每天若无旁人撩骚的故事 818三班颜值担当在线互撩。 从死对头变成相好的。 两个校霸又在教室里互撩撒狗粮啦! 顾翊:“兄弟,嘬一口?” 郑执:“走,找个没人的地方。” 军训期间相互挑事迟到,被罚面对面对视一个下午。 郑执:“我瞎了。” 顾翊:“教官太会玩。” 都以为对方是穷小子。 今天郑执又吃土啦! 顾翊:啃泥ing。

捡星星

秦放是C大国教院公认的校草,颜值没得说,就是太能惹事了,脾气一点就炸,还贼能打。 刑炎是化学院高材生,性格内向孤僻,很少跟人交流。他和秦放第一次见面,两人不经意间狠狠撞了肩膀。四目相对,都不是好鸟。 那时候秦放撩着眼皮看刑炎,他这么说:“我是秦放,国贸大二。你随时找我,放哥等你。” 后来的某个寂静的夜晚,刑炎坐在天台上抽烟。秦放枕着他的腿,脸上挂着那么点含羞带臊的笑模样,指着夜幕说:“其实秦放是我自己改的,我本名叫……简星星。” 从此多黑的夜我都不怕,因为我抬头就看到星星。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番外

拿到反派剧本,强制成为主角踏板, 历经无数轮回达成反派大魔王成就的大佬罢工宣布退休! 干掉系统(划掉),一身(贫)轻(如)松(洗)的撕开空间随意找个世界养老。 哪知时来运转,刚出时空裂缝面前就撞上来一座废弃的空间宝物碎片, 这可是好东西。 不料刚入手转眼就被传送走,好在临走前不忘带上新得来的宝贝,真是万幸。 咦,新世界怎么有那么妖怪乱入? 还有刀子精找上门喊主人? 面对赖上来叫嚣着要给他养老的一群可爱(划掉)磨人的刀子精,他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