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麟屑 完结+番外

冰山大佬也可以养小杀手。高岭之花不动声色青麟君,偏偏无意招惹小杀手。云端趺坐之人无情无欲,一无所有的小杀手心中却藏着一个人。“我是公子的刀,永生永世。”无情剑客多情剑,青麟君又该怎么对待这把动了情的刀?青麟君攻,小杀手受。神仙爱情拥有一下!…

《青麟屑》作者:薛直

文案:

冰山大佬也可以养小杀手。

沙雕版文案:

高岭之花不动声色青麟君,偏偏无意招惹小杀手。云端趺坐之人无情无欲,一无所有的小杀手心中却藏着一个人。

“我是公子的刀,永生永世。”

无情剑客多情剑,青麟君又该怎么对待这把动了情的刀?

青麟君攻,小杀手受。神仙爱情拥有一下!

古早狗血版文案:

名为爱宠实为杀手,被豢养的日日夜夜,男人的掠夺让他身心俱疲,青梅竹马的出现让他被歹人污蔑,被男人厌弃,且看他如何逃离命运!独步天下!再相见时我要你高攀不起!(够了我不行了……)

架空,古风,低魔修真。无考据。主人与刀,迟钝爱情故事。每日下午三点更新,每月最后一天休息不更。

攻:薛开潮

受:舒君

第1章人间相逢

薛开潮第一次见到舒君,是隆盛十二年的二月二。那一天他受官民之请,从家中别院里出来去到县城里赴宴。

年前薛开潮从东都洛京回长安朝拜二帝,年后就出来到了别院,闭门谢客,对外说是休养。住了没有两个月,各地都逐渐有人过来问安。到了惊蛰前后,春雷一响,蛇虫鼠蚁都出窝了,薛开潮收到京城里的消息,只好出来露个面,好让各方打探的眼睛都看个清楚,他还活着,一如往常。

青麟君就是一盏长夜里高挂的明灯,谁想要浑水摸鱼,都得先把他掐灭了,只要他活着,就镇得住无数魑魅魍魉。

正因如此,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出行这日,别院终于热闹起来。人声一层一层从外头传进薛开潮起居的湖上高台。薛开潮尚未起身,灵体兼坐骑青麒麟已经变成小小一只,扯着他的衣襟催他起来盥洗穿衣。它变小之后并不起眼,看上去就好似普通小狮子一样天真无邪,只有头上肉乎乎的独角和高高翘起的龙尾才显出它其实是只麒麟。

薛开潮今日出行只是赴宴,青阳县又是自己家的封邑,地方上的官民自然算自己人。他本来不想摆什么排场,不骑标志性的青麒麟,自然也不带它去。奈何它不愿意,缠得无法,除了薛开潮又没有人能把神兽当做普通青狮子看待,于是只好带着他上车。

青麟君的车驾从别院出发,到了青阳县几十里处就有香烟升起,都是士绅自发陈设香案,祷告诵经。有那大胆的上前奉献,却只有香花,没有更多。

青阳县附近有温泉,比别的地方春季来得更早,这时候也有不少花树萌发新蕾,可以折枝插瓶观赏。富户巨室若有暖房,能培育出的花朵就更多,此时一见有人带头就不断有用丝绳捆扎成束的花被扔上来,窗户被敲得噼啪作响。还有一大团粉白轻盈的莲花被一个准头出奇好的女郎正抛上薛开潮的马车上,正落在车帘之前。

人群哄笑,女郎拿起手里的幂篱遮脸,却看见一只手从锦帘里探出来,洁白如同象牙,将那一朵莲花收进去了。

车里薛开潮将莲花放在青麒麟头上比了比,发现这朵花比它现在的头更大,心想这也是不容易。这个季节能养出莲花,一定不止是富户,还得和修行之人有点关系。

那掷莲花给他的女郎且羞且笑,一时被众人瞩目。路上因此事闹哄哄的,车里的薛开潮已经放下这朵花,不放在心上了。

薛开潮其人大概就像一朵姿容冷艳的莲花,生得太好,平白就给人看出几分温柔。其实人事纷纷于他而言就像是莲花上的露水,最后是轻轻滑落也好,在太阳底下蒸干也好,都与他无干。

这个无情无欲的名声远播,因此就连薛开潮自己也没有想到,此次宴会居然办得热闹。

一方面因为是以士绅名义办的,与地方官府无涉,奢侈一些倒也无妨,只说是民众虔诚供奉之心十分踊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二月二在青阳是个节庆,春意萌发,所以要咬春。民俗如此,热闹也是当然的。

宴上菜色都干净可口,多数都是时令菜蔬和本地所产的鸡羊鱼肉。还有当地泉水酿的酒和新鲜橄榄,橘子,薛开潮面前的桌案上还有个瓶里供着竹叶和几支冬青果,十分雅致。虽然官绅都再三自谦简薄,但其实处处用心。

薛开潮给窝在怀里的青麒麟喂了几杯酒,往空地上搭起的台上看。

自从入席以来,丝竹歌吹之声不绝,起先还有几分含而不露的风雅,后来上来的就成了风流。年轻的俊秀男女都有,轮番上来。除了歌舞,竟还有鬼戏。

鬼戏原本与傩戏同源,是禳灾避邪所用,祭祀上也经常跳。但鬼戏后来多了唱词,身段,就成了讲故事的,逐渐受到欢迎,流行于民间。一二百年后,渐渐发扬光大,由下而上,现在宫里也会演出。

这些戏一般讲的是生死循环,果报天道,除了演出人世故事,还有轮回和成仙,很大一部分都是地狱景象,服装用色大胆鲜明,动作安排也惊心动魄,所以才得名鬼戏。出演鬼戏的都是男子,没有女流。其中扮演女郎的是姿容姣好的少年男子,宠爱这些鬼戏伎人的达官显贵也不少。

叫人来唱这种戏,以声色娱人眼目,目的一望即知。

青麟君还没被人以美色这样直白的招待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总之没有接了的道理,于是他也就静静坐着。

他来是为了告诉明里暗里窥伺关怀的眼线自己并没有出什么状况,横生枝节没有必要,反而容易被猜测别有内情,拂袖而去也只是掩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mwenku.net/xuanhuan/19030.html

耽美BL文库

耽美文库,免费提供耽美小说,BL小说,GL小说,Les小说在线阅读,无弹窗广告的耽美小说阅读网。